<blockquote id="rhhpz"><del id="rhhpz"></del></blockquote>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副刊 > 正文

                      如縷鄉愁一首歌

                      時間:2015-06-05 10:35:35來源:崇左新聞網-左江日報

                       如縷鄉愁一首歌
                      ——讀孫如靜的小小說作品

                       

                       

                        愛蓮說 苗青攝


                          上世紀八十年代,當沈祖連選擇以小小說創作為文學人生的時候,環顧八桂大地,似乎周圍多少有點形單影只。多年來,一方面由于沈祖連作為“小小說南天一柱”的高效引領,學會評獎、網上研討、報刊推介等活動頻繁,另一方面當下已到了“碎片化讀寫時代”,30年過去,小小說依然方興未艾。如今的廣西小小說作家隊伍老將新銳眾多,梯次結構分明。沈祖連、蔡呈書、韋延才、楊漢光、伍偉平、黃自林、張凱、墨村、李家法、蔣育林、梁重懋、韋妙才、農敏福等,以及女作家梅寒、唐麗妮、楊柳芳、覃秋林、彭育彩、林巧云、孫如靜等,一派枝繁葉茂氣象,令人欣喜。


                        來自于廣西左江流域一個百年古鎮的女作家孫如靜,近年來以她的故鄉為題,圍繞一個虛擬的“常樂鎮”,寫出一系列展現廣西當地民俗民情的小小說。春美人,二四叔,老炊煙,三寸丁……一個個鮮活的人物帶著各自悲喜交集的人生故事,從孫如靜的筆下旖旎而來。尋常的人世悲歡,置放在特定的地域環境里,讀來極易引起人的情感共鳴,又有一種特別的新鮮感。


                        孫如靜寫小小說的時間并不長,大約從2013年開始才算有意識地學習創作。《春美人》可算她的小小說處女作。不足兩千字的篇幅,濃縮的是春美人碧玉漫長的一生。原為城中大戶人家小姐的碧玉年輕時,為一份愛情隨著心上人來到這個偏僻的小鎮上,那份愛情卻沒有得到一個圓滿的結局,男人最終逃離,春美人也從一個琴棋書畫的古典世界跌入柴米油鹽的紅塵俗世。一個單身母親,在那樣一個年代要把她和男人的兒子撫養成人,其間的艱辛自不必說。那份艱辛,在春美人年老之后那些云淡風輕的故事里穿插:下鄉收山貨路遇搶劫的土匪,她把金葉塞在牛糞中又把牛糞涂上臉從而躲過一劫;做瓜子生意她想出給瓜子涂上油的妙招兒把那份生意做得紅紅火火……


                        年輕時的浪漫沖動,中年時的堅韌頑強,還有老年后的孤單寂寞,在回憶與現實的穿插與交織中,作者巧妙剪裁組織,一個美麗、智慧、勤勞又隱忍的中華傳統女性就栩栩如生地立在了紙上。


                        “夕陽斜照在斑駁的磚墻的時候,小鎮的老人總喜歡聚在墻角邊閑聊,常常會聊起關于春美人的話題。”文章開頭的環境描寫,夕陽斜照,斑駁的城墻,聚在墻角閑聊的老人。黑白影片一樣,一下子就將讀者帶入那一段陳年舊事。


                        “我到私塾的時候,春美人已漸入暮色,六十多歲的老人,頭發沒有一絲凌亂,根根銀發,半遮半掩,若隱若現,微微下陷的眼窩里,一雙深褐色的眼眸,映出一波三折的往事。臉上的皺紋盡情舒展,宛若一朵盛開的晚菊。”一段關于老年春美人的肖像描寫,寫盡春美人的美,那是一份從骨子里透出的豐神美。
                      文如其題,這篇小小說從人物形象的刻畫到情節設置再到語言,循的都是唯美路線。這是作者唱給故鄉美麗女性的頌歌,盡管這份頌揚中還摻雜著一份淡淡的憂傷。


                        《鐘聲悠揚》講述的是小鎮小學堂中敲鐘人“大炮鐘”一段跌宕起伏的人生。“大炮鐘”,一個六十多歲的瘸腿孤老頭,無兒無女,每天給小學堂敲鐘,每天都有講不完的故事給學校的孩子們分享。“大炮鐘”喜歡講打仗的故事,每每講起那些戰爭年代的故事,他都講得眉飛色舞。不經意的一次講述中,被問及他的腿是不是在戰場上打仗被炸瘸的,“大炮鐘”那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也才慢慢浮出水面,當年因為他和戰友的一次疏忽而導致一位放牛娃和他的牛誤入雷區而被炸死,“大炮鐘”也在那次事故中被炸傷一條腿。那一次事故也成了“大炮鐘”心上永久的痛。這也為人物的悲劇結局埋下一個伏筆:在大雨傾盆年久失修的教室將要倒塌時,“大炮鐘”沖進去救出最后一個孩子時被砸在倒塌的墻下:


                        大家把他救出來的時候,他已經血肉模糊,最后只留下了一句話,“這次,我終于來得及了……”
                      一位當年在戰場上犯下無心之錯的老兵,在和平年代里用自己的血肉之軀踐行了自己的人生信念與諾言,越發有一種感人至深的力量。多年后飄蕩在學校上空的悠揚鐘聲,就是對這位老英雄的無言的贊美與銘記。


                        在科技越來越發達的當下,很多流傳于民間的手藝正在慢慢失傳。很多作家也都意識到這一點,他們懷著一份對傳統文化即將失傳的憂慮與一份社會的擔當與責任感,創作了大批關于中國手藝的優秀小小說。馮驥才的《泥人張》《刷子李》,王往的《活著的手藝》,劉建超的《老街湯王》,宗利華的《皮影王》等都堪稱這方面的經典之作。


                        孫如靜的《手藝》描寫了一位生活在當下時代的老手藝人——補鍋匠老羅頭。老羅頭從縣城兒子家歸來,偶然間看到家里漏水的盆子,又勾起他重操舊業的欲望與興致。然而,現代人的生活,很顯然已經不再需要他這樣的補鍋匠,兒子一片孝心為滿足父親,高價收購了破盆破鍋來給老羅頭修補,真相被挑明后,老羅頭竟然急火攻心撒手而去。


                        “老羅頭臨終前,給兒子留下一句話,不要把我放到那些壇子罐子里,要把我放到補好的鍋里,那里暖和。”這樣的一個結局實出讀者意料,讀來讓人百味雜陳。面對傳統的手藝,到底該采取一種怎樣的態度,是徹底摒棄還是艱難維系,也許值得每一個熱愛中國傳統文華的中國人深思。


                        《老炊煙》也是一篇頗為感人的作品。八月十五中秋節常樂鎮鬧花燈,舉行燈賽選“燈王”。老炊煙以其精湛的制燈手藝年年都被稱為“燈王”。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在一次搶險事故中老炊煙失去了作為“燈王”最為重要的眼睛,人們黯然老炊煙從此再也不能做出精美的花燈之時,老炊煙卻在時隔兩年之后的中秋節花燈賽上將一只精美絕倫的粉紅荷花燈擺在眾人面前,他再次奪得“燈王”的稱號。自然,這一次“燈王”稱號的得來,是老炊煙歷盡千辛萬苦才得來的。


                        “人啊,心里只要有一盞燈,就不會迷失方向了。”老炊煙正是憑著心中那盞不滅的燈,重新找到生活的方向。一個質樸又頑強不向命運低頭的鄉間漢子老炊煙,在常樂鎮閃閃爍爍的花燈中,帶著他樸素的人生哲理走進了讀者的心里。


                        讀孫如靜的這組極具地方色彩,極具地域風情的小小說作品,不難看出,在寫下這些故里人物與故土往事之時,作家是帶著一種極為細膩溫婉的深情的。在她的筆下,那些故里人物長相有美有丑,人生經歷有傳奇也有平淡,但不論哪一種,那些人物都有著共同真善美的底色,他們是故鄉的靈魂,像一口清澈的深泉,綿綿不絕為作家提供著創作的素材與靈感。從這些作品中,也不難看出,近兩年多來,孫如靜在小小說寫作中付出的努力。她對素材的選擇與把握,對各種小小說藝術手段的運用都日趨成熟。


                        小小說的系列寫作在一雕梁一畫礎、一棵樹一叢花的構架中,會漸漸勾勒出較為宏大的園林建筑,從形式上也彌補了小小說字數限定的不足,成功者大有人在。期待孫如靜繼續在這個系列里挖掘下去,那將是她獻給故鄉的一組最美的人情風俗畫卷。


                        (作者系《小小說選刊》《百花園》《小小說出版》主編)


                       

                       

                      編輯:羅春婷
                      0



                       崇左市委書記、市人大常
                       委會主任 劉有明



                       崇左市委副書記
                       市長 何良軍
                      掃描二維碼,在線閱讀更多新聞。

                      “在崇左”
                      APP新聞客戶端

                      左江日報
                      微信公眾號


                      新聞數字報看點 微頭條  
                      微博 專題精彩活動
                      書記活動市長活動  
                       公告 業務團隊
                       各縣教育文化 
                       視頻東盟北部灣
                       崇左新聞網手機版 “在崇左”新聞客戶端  
                      左江日報社微信公眾號  左江日報新浪微博 
                      崇左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511420090001
                      桂ICP備11006461號-1
                      聯系電話:0771-7965033 舉報電話:0771-7965089

                      公安備案號:45140202000103    

                       “在崇左”
                       新聞客戶端

                        左江日報
                        微信公眾號
                      天堂影院